•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老人坐轮椅到医院做血透难打车 的哥接送坚持半年

老人坐轮椅到医院做血透难打车 的哥接送坚持半年

  新年上班第一天,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很温暖。

  杭州春光旅游公司前几天收到一封感谢信。感谢的是公司的的哥郑国雄。大约从去年夏天开始,郑国雄开始定时定点接送一位行动不便的老人去医院:每周二、四、六的中午,从杭州半山到市中医院。

  一份谈不上承诺的约定,郑师傅默默地坚持到现在。

  坐轮椅打不到车

  老人的困扰他听进去了

  77岁的章大伯,住在杭州半山街道金星村。因为两次中风,导致半身不遂,加上还有尿毒症,老人必须去市中医院进行血透治疗,每周三次。

  去年夏天的一个下午,章大伯做完血透,被保姆林阿姨从医院里推出来。这天和往常一样,很难打车,等了大半天,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来。最后终于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们前头。

  “这个师傅非常热情地下来,帮我把老人家扶上车,还把轮椅放到后备厢。”保姆林阿姨说的这个司机,就是郑师傅。

  坐到车子里,大伯就叹气说打车不易啊。因为出门要坐轮椅,公交车不方便,只有坐的士去医院,但半山出租车很少,而且有的司机看到轮椅病人就怕麻烦,看前面有客人,就直接开到前头,招手也不停,还有的借口要去交班,一脚油门就过去了。

  老人家无心的埋怨被郑师傅听进了心里。

  好多次空车到半山接送

  一直坚持到现在

  在得知老人每周二、四、六中午都要打的去中医院后,郑师傅和老人约定,每周的这三天,他一定会到半山来接他去医院。

  这份约定没有字据,纯粹就是一说。但章大伯没有想到,从那一天开始,每周二、四、六的中午,郑师傅的电话都会如约响起,“我马上到啦,你们出来吧。”

  这份约定,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现在上哪儿找那么好的司机师傅啊!”章大伯说,好多次,郑师傅都是打着空车特地赶到半山来接他们的。

  不光是送到医院这一趟。因为医院门口打车回半山也很难,有时候下雨天热,晚上六七点,老人从医院做完血透出来,还会接到郑师傅的电话,热心地问老人打到车没有,要是没打上,郑师傅还会赶过来送老人回家。

  “我坐郑师傅的车特别有安全感,他开车很稳,礼让三分。碰到斑马线,他都先停下来,让行人先行。还有,他的车内外特别整洁。”章大伯说,郑师傅人很诚恳,满满都是正能量。

  把章大伯的感谢说给郑师傅听,这个49岁的男人倒不好意思起来,“既然说了要去接他,就是等于承诺了嘛。”

  郑师傅说,其实老人家才客气呀,从半山到市中医院打表是43元,老人家每次都要塞给他50元,说他打空车过去的,不能让他吃亏。

  有时双胞胎哥哥来替班

  老人一开始还不知道

  其实接送章大伯的不只是郑国雄师傅一人,还有他的哥哥郑国鹰。但是章大伯和保姆林阿姨一开始都没发现,为啥?因为郑师傅哥俩是双胞胎。

  郑师傅和哥哥一起开的这辆出租车,哥俩一人一天轮流值班。他们都是杭州本地人,哥哥开了10多年出租,郑师傅干这行也有五六年。

  郑师傅和哥哥说了和老人的这个约定,哥哥二话没说,坚决支持。

  有意思的是,因为哥俩长得太像,老人家一开始居然都没认出来。“都是郑师傅郑师傅这么叫的,我哥也就这么答应着,直到后来有一次聊起来,老人家才弄明白呢哈哈。”

  对于章大伯的感谢,郑国雄一直觉得,这实在是不值得说的小事,“谁都会老,也会生病,也会需要别人为自己服务的时候。”

  这是郑家兄弟一直坚守的朴素信念。(本报记者 王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