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河北贫困山村多年不见商贩 扶贫大幕拉开(图)

河北贫困山村多年不见商贩 扶贫大幕拉开(图)

河北贫困山村多年不见商贩扶贫大幕拉开(图) 国家4A级景区赤城温泉,静待京津客。 肖光明 摄 雕鹗镇康庄村,村民在温室大棚里种植彩椒。 肖光明 摄

  中新网张家口5月24日电(陈国林 肖光明 崔涛)不进赤城,难以理解“京城一杯水,半杯源赤城”的艰辛;不进赤城,难以相信青山、碧水、温泉和美景之下,还有令人惊心的贫穷;不进赤城,难以体会山乡农民脱贫致富的渴望。

  日前,中新网记者走访北京主要水源地河北省赤城县。在这个与北京多乡镇山水相依、鸡犬之声相闻的地方,产业扶贫显得尤为迫切和珍贵。

  赤城会议:河北环京9县向贫困宣战

  经张家口坝上,车进赤城,明显山变绿、水变清,与传闻中的“环首都贫困带”格格不入。特别是被称为“碧水霞城”的县城,清水环绕,宛如塞外江南。而号称“关外第一泉”的赤城温泉,天造地设地蓄了一池热汤,处处留下美妙传说。若不是公路旁每隔几公里出现的“全力打好扶贫攻坚战”、“产业扶贫入户到家”粉刷标语,很难想象这是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河北省环首都扶贫攻坚示范县。

  据当地官员介绍,赤城县距北京仅180公里,有4个乡镇和延庆县、怀柔区接壤,边界达150多公里。该县同时是北京的饮用水资源基地、生态保护屏障和绿色食品供应基地。其中贯穿县域的黑、白、红三条河流,年地表径流量3.5亿立方米,全部注入北京白河堡水库和密云水库,是首都的主要饮用水源,而号称“京津水塔”的官厅水库则主要满足北京的生产生活用水。

  为了保护这一渠清水,多年来,赤城县退稻还旱、退耕还林、全面禁牧、关闭污染企业、禁止网箱养鱼……保证了进京水质常年保持在二类以上。同时,全县封山育林、开展节水农业,从源头保证了北京的用水需求。然而,仅仅是由于“政策性供水”,赤城区位优势未能充分发挥。作为河北省14个环京县市中的3个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之一,该县现有15.98万贫困人口,占全县农业人口的61%。

  河北环京地区的贫困现象曾引起国际组织的关注。就在媒体热议“环首都贫困带”破解之道时,河北省已率先行动,决定将涞水、赤城、丰宁、滦平等环京9县打造为“扶贫攻坚示范区” 。本月初在赤城召开的专门会议上,张家口、承德、保定3市主要官员和环京9县官员悉数出席,吹响新一轮扶贫攻坚“集结号”,明确了三年基本脱贫的目标。

  据悉,河北省将在该区域突出抓好蔬菜、养殖、果品三大产业,努力打开首都高端市场。三年内,区域内每个贫困家庭力争有一个增收项目,扶贫对象年人均纯收入增幅将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康庄村:养在深闺人未识

  雕鹗镇康庄村是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的扶贫点,当地官员对赵勇几下赤城的情节津津乐道。目前,该村有328户896名村民,其中贫困户就有289户,靠低保维持生活的有68人。

  对于康庄村之穷,正在村头带孩子玩耍村民的胡素凤对记者如此描述:村里很穷,几年前外地卖衣服、卖布的小贩都不来康庄村,因为村里人好几年都不换一身衣服,新衣服和布料根本卖不出去。

  前不久,赵勇今年第二次到康庄村考察扶贫工作。记者在村南的规划展示牌上看到,这个村开始了“幸福乡村”建设,而“蔬菜示范区”建设是其中一项具体措施。今年3月份,北京某公司与康庄村村民签订合同,租用了300亩土地用于建设蔬菜大棚,按照每亩每年600元的价格给村民补偿。如今,村南的200多座蔬菜大棚已经建设完成,棚里种上了彩椒、黄瓜和西红柿。

  来自“中国蔬菜之乡”山东寿光、曾经在全国多地种植大棚蔬菜的技术员张树友,对张家口的气候条件非常满意。他说,这里建设蔬菜大棚非常适合,可以利用昼夜温差大的优势,避免蔬菜常见病虫害的发生。他认为,“赤城县的气温合适,又在北京周边,如果发展好,可以成为全国第一大蔬菜种植基地。”

  据康庄村村委委员张卓介绍,目前正值淡季,蔬菜基地雇用村民三四十人,妇女每天60元,男性每天70元。旺季时可以雇七八十人,增加了村民收入。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张树友一样乐观,康庄村的“康庄之路”还有现实的难题。

  村民张富曾去蔬菜大棚应聘过,但没有被录用。这是一位身体有残疾、需要照顾两位生病老人的单身汉,抽着廉价的香烟。当记者问是否可以自己建蔬菜大棚时,他一脸茫然,称没有启动资金,也不知道种出来的菜有没有销路。

  周里沟村:守着“旅游金矿”的贫困

  苍山幽谷之中的赤城温泉,离县城仅7.5公里,天然暖泉出水温度68度,又因诸多历史典故,使狭长的山谷成为一个颇具人气的温泉小镇。

  据赤城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王满龙介绍,赤城温泉也称汤泉,史称“关外第一泉”,已有两千年的历史,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中曾记载:“渔阳之北,实有汤泉,去燕京(北京)三百里。”作为多朝帝王行宫,这里碑刻、庙宇等古迹众多。康熙皇帝在此写下不少诗篇,还陪同皇祖母孝庄文皇后在这里驻跸洗浴50多天,治疗老寒腿(风湿性关节炎)。抗日名将吉鸿昌也曾在此“洗耻”。

  目前,赤城温泉已是国家4A级景区,除了县政府宾馆,还建了十余家高档宾馆和培训中心,具备了年20万人次的接待能力。但进入5月,这个“取暖不用煤,纳凉不摇扇”之地,景区不收门票,游客却不是很多。当地官员承认,在吸引京津游客方面,该景区还有不少需要提升之处,特别是在泡汤和览胜之外,娱乐休闲项目有待增加。

  在路边卖山货的泉兴超市老板娘告诉记者,超市一年租金15000元,每年除去房租和吃穿用度剩不下多少钱,只能够维持温饱。

  家住北京、来赤城开会的王小姐对温泉小镇情有独钟。她说:“我是第三次来这里了,但都是单位组织开会来的。如果这里能开发成乡村度假景点,一定能吸引很多北京的客人过来。”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温泉小镇一条街的背后,记者散步时却意外发现了贫穷的周里沟村。这个有着52户的村庄,现在一半多去了城里,破败的院落随处可见。

  67岁的王莲花老人告诉记者,家里有五口人,全靠领低保和退耕还林补贴生活。孙子正在上初一,每个月生活费600元,生活很困难。

  老人的儿子李海说,小镇上的宾馆不用本地村民打工,自己想搞农家小院又没有资金,守着旅游景点却受穷。“如果将家里的房子改装成农家小院,温泉水可以直达家里,情况好的话一年就可以翻本。”他带着记者看了家里的16间房,说以前有一个黑龙江的老板在这里度假养病,对赤城的温泉和气候十分满意,也跟他谈过合作,但种种原因没能成功。

  同样期待开发合作的,还有张国旺老人。他和老伴生活在村子里,孩子们都在外地打工,老两口岁数大了,不能去卖山货,基本上靠子女供养。据介绍,他家有三间窑洞和6间新房,孩子们想过进行开发,但是没钱。“如果有人看上了我们的房子,我们可以搬到城里去住,每年给租金就可以。”张国旺说。

  下虎村的脱贫实践

  在赤城,似乎每个村庄都在呼唤项目、期待产业。对于产业扶贫的前景,王满龙向记者讲述了下虎村的故事。

  作为退耕还林区,雕鹗镇下虎村因人均年纯收入在1500元以下,一度被定为贫困村。在政府扶贫项目帮助下,村民在山坡上大面积种植中药黄芩。近年来中药价格不断上涨,村民去年人均纯收入达到3400多元,实现了全村脱贫。

  去年12月12日,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到下虎村调研并做出指示。随后,由广电网络公司投资41万元,帮助全村448户家庭安装了有线数字电视,春节前信号全部入户;捐赠的12套健身器材、17箱锣鼓乐器、2000余册致富书籍也全部到位。赤城县委县政府也召开专门会议,协调水利部门规划该村新增水浇地1000亩,并为该村争取贴息贷款600万元支持中药材产业园区建设。

  新年伊始,下虎村村两委和全体村民给赵勇寄了一封饱含深情的感谢信:“尊敬的赵勇书记,在您的帮助下,我们全村448户家庭在春节前全部接通了有线数字电视,17箱锣鼓乐器全部派上了用场……”。

  按照目标要求,河北省政府将为环首都扶贫攻坚示范区每个县协调引进或确定一家大型企业、一家科研院所、一家金融机构、一个省直综合厅局,进行点对点帮扶和支持。

  在下虎村不远处的黎家堡村,北京二商大红门生猪养殖基地正在建设,预计建成后,年出栏生猪1万头。

  赤城县委干部申贵飞说,公路沿线的扶贫标语,为什么每隔几公里就会出现?它反映了全县人民的心声,就是抓紧谋划致富产业,争取山乡早日脱贫。(完)